快捷搜索:

缅怀报业先驱:铁肩担道振此晨钟

原标题:铁肩担道 振此晨钟

  “五四”新文化运动前后,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,一批思想进步的报人在这一时期创办了一批报纸刊物,传播新文化、新思想,推动了社会进步,启迪了民众思想。这些业界前辈不惧权势,铁肩担道义,妙手著文章。记者节前夕,让我们一起缅怀这些报业先驱。

  铁肩辣手

  邵飘萍是中国近现代新闻史上熠熠闪亮的明星。他首创的新闻编译社,是中国最早的通讯社之一,他创办的《京报》是北京最进步的日报,他著书立言,培育了大批专门人才,成为中国新闻教育的开端。

  邵飘萍,原名新成,又名镜清,后改名振青,字飘萍,笔名阿平、青萍、素昧平生等。1908年春,邵飘萍求学时与同学陈布雷、张任天等创办《一日报》,初涉报坛。在此期间,邵飘萍同时应聘为《申报》特约通讯员,为该报撰写金华通讯,开始和真正的新闻事业发生联系。1916至1918年,邵飘萍接受《申报》聘请,担任该报驻京特派记者,负责撰写《北京特别通讯》,成为中国新闻史上第一个享有“特派员”称号的记者,地位甚高。驻京期间,他在北京创办了一所通讯社——新闻编译社,打破了外国通讯社在北京的垄断地位,并一度兼任章士钊主办的《甲寅》日刊主编。

  为施展新闻抱负,1918年10月,邵飘萍以个人之力,在北京前门三眼井创办《京报》,提出“监督政府、教育民众”的宗旨,致力于把《京报》办成一张爱国反帝的报纸,这标志着他独立办报的正式开始。为改良中国的新闻事业,使之向现代新闻事业靠拢,邵飘萍以《京报》为主阵地,在结合中国实情传播现代新闻理论、把报纸办成现代含义的新闻纸、提高新闻工作者素质等方面,做了大量开拓性工作。作为“五四”运动前夜诞生的一份进步报纸,《京报》既受益于新思潮的哺育,又代表着前进的新潮流,堪称漫漫黑夜中的一盏耀眼明灯。创刊伊始,邵飘萍在编辑部办公室欣然命笔,大书“铁肩辣手”四个大字悬于正面墙上,勉励同人齐心协力办好《京报》。

  邵飘萍自筹资金独立办报,言论不受帝国主义通讯社左右,也不受北洋军阀操纵,力排各种反动势力的影响和干预,开创了中国独立的新闻事业。他主张新闻记者是“布衣之宰相,无冕之王”,是“社会之公人,是后于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外的第三者”,报纸应该监督政府,“必使政府听命于正当民意之前”,还应教育民众、唤醒民众。邵飘萍这样主张,也这样做。他在广告栏中,介绍《新闻周刊》,推进新闻学的研究,介绍《每周评论》、《国民》杂志,就是为了宣传爱国反帝,倡导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精神,支持民众斗争,抨击军阀政府的反动统治,顺应新文化的潮流,冲击封建言论专制。他要把《京报》办成人民大众反帝反封建的喉舌。在新文化运动中创办的《京报》,既受新思潮的影响,又代表着新潮流,不久便成为推进“五四”运动的强大舆论阵地。

  与此同时,邵飘萍参与了中国第一个新闻学团体——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的创建工作,并与戈公振一道,应邀担任该研究会的导师,和当时尚是研究会会员的毛泽东、高君宇、罗章龙等人建立了密切联系。

  1919年8月,皖系军阀段祺瑞以“扰乱京师治安”罪名,将《京报》查禁。邵飘萍被迫逃亡,东渡日本。幸得张季鸾举荐,应聘为大阪《朝日新闻》社顾问,并借机系统地考察、研究了日本的新闻事业。流亡日本期间,深受苏俄革命思潮的影响,邵飘萍写出《综合研究各国社会思潮》、《新俄国之研究》两本书,并预言“今后见社会主义之成功,其影响于世界,将较诸美国独立、法国革命之威力尤著”。

  1920年皖系军阀倒台,邵飘萍得以重返北京并恢复出版《京报》。他以笔为旗,以报纸为阵地,当中国历史大转变之时,担负起在北方宣传革命的时代职责。在直系、奉系军阀炙手可热之时,他公然直斥其为“国民公敌”,攻击军阀之间的内讧为“以暴易暴”“毙一虎而仍生一狼”,指出军阀政府的统治“比强盗更可怕”。邵飘萍的上述活动引起了北洋军阀的注意,他主办的《京报》名列“须扑灭的报章”之首,《京报副刊》名列“须扑灭的副刊”之首,他的名字也被列入通缉名单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